纽约时报专访:算法时代,人类从未如此重要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30日 阅读 :

本文整理自袁岳博士在2018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年会上的发言

 

 

民营经济研究行之有年,我们也一直在这个领域有所着笔,借着今天这个专门场合,对于民营经济研究会的未来工作提出四个推进点的建议:

1.为民营企业研究

明确站在民营企业的角度,为民营企业的利益去争取政策资源与空间,进行明确的政策游说。

作为一个独特的利益集团,民营企业的利益正如非民营企业的利益,民营企业家的利益正如同非民营企业人士群体的利益一样,都应该有明确的利益代言人,也应该有明确的利益诉求梳理、表达与论证,从而在包括金融资源与其他要素资源、市场准入、公平交易、产业激励等方面获得公平与合理的机会。

 

 

不应该使用模糊、调和、暗示或者似是而非的政策议题表述方式,应当让相关政策研究成果更加立场清晰、数据系统、解读充分、主张到位与对策合理。

由于多种所有制的存在,民营经济待遇问题一定是个长期的话题,在不同的系统与场景中都会出现各种情况,因此为民营经济而进行政策游说,也将是一个长期而富有策略性价值的工作。

2.对民营经济研究

民营经济是个丰富多彩的生态,因此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不同前沿含量的企业,对于政策、市场、机会与挑战的反应能力是不一样的,民营企业与其他非民营企业之间比较,大中小企业之间比较,科技型与非科技型企业之间比较,创意型与非创意型企业之间比较,实体经济发展比较,他们对于类似产业变革、营商环境、走出去、城市化、新技术革命、人才教育变革都有不一样的要求,因此只有深入洞察民营经济的内涵,才能更好地提出更有价值的问题点与对策点。

 

 

这也需要对于民营经济形成更加系统、正规、实时的数据库与数据智能系统,使应急性与应召性的课题研究转变成常规研究与对策研究相组合的形态。

3.用民营经济研究

民营经济的价值在于它被公认为最能代表市场经济的主体,因此在推进中国与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民营经济扮演的最核心作用可能是避免政策摩擦,优化营商环境与对于行政力提出更多的制约性要求的关键。

我们可以设想民营企业必须也应该扮演投资引资、招商稳商、招才引智,民间经济外交与贸易合作,研发合作与知识产权合作的核心,要站在全球经济与全球经济体制的角度,来理解与挖掘民营经济的作用。

 

 

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权力距离不同,这样就涉及到资源获得机会的差异,也会导致在另外一些场合的冲突摩擦成本的差异,资源公平分配规则与角色分配规则的研究开发,今天已经成为多种所有制并存在本阶段的重要课题。

4.与民营经济一起研究

民营经济天然最应该接受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则,最应该接受市场竞争与市场成长规律,最应该谨慎对待行政力的干预,因此研究民营企业产业转型,新经济发展空间,包括各类新技术生态的形成与塑造,创意型企业的成型,服务化的推进,智能化的探索,数据化的实践,供应链的创新。

 

 

大量的企业限于日常业务,很难有视角突破与系统进化,因此超然与具有格局感、共性需求的趋势研究、模式研究、标杆研究、要素研究与前沿研究非常有必要。

不同类型、规模、行业的民营企业面对不同的问题与痛点,除了很多政策面的宏观共性问题外,还有很多中观与微观面的共性问题,这些共性问题同样也需要成为我们民营经济研究的重要内容。

 

 

经济观察网专文刊载,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查看详细报道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