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零点演讲:大数绽放,信仰数据智能的力量

发布时间 :2019年01月30日 阅读 :

本文整理自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博士于2019零点有数计划会的主题演讲

 

 

首先,我上午通过电话会议系统非常认真地听了每位的发言,我先说说三个感觉。

第一个感觉,今天大家的发言,都挺棒的,感觉都是干大事的人,应该说系统性,不同发言者之间的协调性和整合的一致性都很高。今年感觉我们整体班子的水平有一个能够干更大事的特点。

第二个感觉,我在过去的一年中有了更多的机会和大家一起在一线工作,在这个工作过程中间,除了接触到今天发言的群体之外,也接触到一些真正在中间盯着干活的群体,至少差不多有那么二三十位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青年才俊,这仅仅是我们一起谈项目,一起见客户,一起探讨中间给我的认识。

我觉得我们不仅仅是有今天发言这一波带单的群体,我相信这些青年才俊不仅仅是我们实现目标很核心的中流砥柱,也是在未来零点持续发展中下一代的新领导集体,尽管大家在下面没有发言,但是我觉得再棒的目标如果没有你们这一群人的话,其实是很难实现的。

 

 

第三个感觉,我认为2019年是我们整个管理上水平的一个很重要的年份,大家要在中间担当非常重要的实践新的管理模式的作用,尤其是以张军为核心的高层管理团队有这样的格局思考,我借这个场合也要特别感谢他们所肩负的工作。

 

 

2019年,我特别提了“大数绽放”这个关键词,2019年看起来是很艰难的一年,其实它就是我们的绽放之年。像数据智能本质上就是降本增效,明年政府要降5%,意味预算绩效管理肯定要大发展,咱们就是干绩效考评这个事的,所以它是遇到了一个好的时机。而且在2019年,热线、大厅等电子政务将整合成为政府系统直面老百姓。所以今年我们是大数绽放的一年,我们要信仰数据智能的力量。

为什么信仰重要?你可能信佛,可能信上帝,你信这信那都好,其实在所有的宗教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大部分人把你的精神集中在一点上的时候,你会发现整个身体是可以管理的。一个人如果你的精神都是分散的,都无法管理的话,你差不多就疯了,所以信仰最重要的东西是有一个核心,当这个核心被反复琢磨的时候,你就可以打通它。

 

 

我们今天要进入大数据,我们要在这中间有所收获,就像播种子一样,现在可能最大的特点是有很多“智慧城市”,但是它对于我们任何一个部门来说依然不解决问题。今天我们零点的大家分享的东西虽然看起来小,但都是对于具体的公司来说用得上的产品,所以这是我们跟其他公司真正的区别。

当我们开始信仰数据智能的时候,你们就相当于耶稣的十二门徒,把这个福音传遍各地,所谓大数绽放,就是我们要把这个东西搞出量来,搞出规模来,我们自己对这个东西要很认真,很有兴趣,很有感觉,搞的过程中搞着搞着你就会发现爱上它了,这叫做信仰数据智能的力量。

接下来跟大家讲七个点:

1

有数与变数

 

 

简单地说现在的形势到底好还是不好?2019年是一个好形势下的不好的形势,和不好的形势下的好形势,是一个转变的年份。

2019年,是5G的商用年,是互联网的3D年。整个互联网开始进入3D节点,互联网开始具有空间感。我们今天熟悉的互联网包括电子商务、社交,包括我们熟悉的手机上的各种各样,包括现在很多的智能产品,包括过去的3G和4G,当这些发展的时候,原来干出来的东西突然都有危机了,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如果明年直接搞5G,立马都是机会了,所以你看这个东西你说它是好还是不好?

我们也知道现在在打中美贸易战,这个贸易战打得特别有意思,我见了美国司法外员,他说现在美国就两件事情我们现在不敢说会怎么样,第一,什么时候政府重新开门,第二,贸易战会不会结束。他说没准,真的没准,他说我们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搞不清楚我们总统会做什么决定。

 

 

但是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大概贸易战中间有两个东西可以期待,第一,贸易战意味着中国的贸易模式发生革命性变化。中国过去是一个以出口为重要取向的国家,现在中国将成为一个进口非常重要的国家。去年年底,中国进口总额是两万亿美金。到2020年底,中国会达到八万亿美金,两年时间干六万亿的增量,每年至少增加两万亿到三万亿,就是一个这么大的进口量。

所以对很多行业来说是一个好事,零售过去卖一个进口的东西太贵了,很多东西不好买,如果在秀水街、三里屯、王府井就可以买到一样的价钱,就不用飞到国外了。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世界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有一个很重要的词叫做“超低关税”,就是我们放弃WTO中给我们发展中国家的待遇,我们用准发达国家的待遇,五年中间把整个关税减到4%左右,而我们大约会接受2—4%的关税,我们就变成了超低关税国家,买一辆本田车大概10万块钱人民币。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整个供应链的体系,从原料采购到生产环节,到物流环节,到人货场流的所有环节都必须要以新的、更有效率的方法重新组织,这就是在后台由数据智能决定的。

全球采购使供应链极大地拉长了,效率极大地提高了,中间衔接的效率要变得非常高使得数据智能将得到极大地应用。前台会更加服务化,好东西会更多,后台会更加智能化,我们会看到整个经济发生的最重要的改变,是一个新的供应链正在形成。

 

 

过去说供应链专指物流,后来把生产环节也加入到供应链里,未来属于供应链的,是从原料加工到最后消费者拿到商品的所有环节。过去我们只是做前台化的工作,而我们现在不仅在前台,也进入到后台,进入到整个供应链的过程中间去,要把后台的数据和前台的数据整合起来,切入到包括物流的智能化里面去。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经济正在出现一体化模式,而我们的业务是紧紧跟着现代经济发展的新态势的。其实从零点最早做调研的时候,到后来做咨询的时候,到今天做数据智能的时候,我们始终希望,一方面我们也服务于很多的传统企业,另外一方面我们做的不能传统,所以虽然2019年我们有很多的变数,但是我们要在变数中间变得有数。

 

 

2

产品化

将来我们公共事务领域要把一个业务装配成为一个产品,我们要把整个业务大模块化,在每个业务里面有不同的模块推荐,对于客户来讲,我们给你看一个清单,你勾选就好了,把这个事情简单到菜单模式,一个菜单就是一个产品。

我觉得我们技术部门过去的研发的时候,我经常追技术部门问“你们到底在研发啥?”其实我有的时候也会问下面的人“你们在研发啥?”其实技术部门的研发要跟产品一体化,产品有相当一部分会涉及到数据智能,我们的研发要跟数据智能配合起来做复合式研发。

 

 

我举个例子,我们做的优警通里面文本分析这部分很有竞争力,我们把标签做成了资料库,这是我们现在独有而人家没有的。其实这个东西能分析警情,就可以分析其他的执法情况,可以分析工商执法,也可以分析办事大厅,这个就需要把所有的产品模块加以处理。

产品其实不只是单业务部门的事情,要围绕一个产品形成焦点,把这个产品打造成信仰级的产品,我们永远在卖东西的时候还会顺便卖出很多别的东西,但是我们就有一个核心的产品,成为我们话语的核心。

3

我们的压力与客户的压力

 

 

我要说的是在座的大家都很有压力,我们怎么能够把压力变成我们的动力?其实本质上我们要明白客户的压力是什么。

第一,客户的压力是要求他们创新。领导讲高质量发展,很多地方想“我们到底要不要高质量发展,要不要评估一下咱们算不算高质量呢?”所以很多评估怎么来的?要么去评估怎么样弄这个东西,要么就是弄完之后,咱们顺顺这个东西。中国很多商业、政府的客户都面临着这样的一个压力。

第二个是要求高效。现在的社会发展周期太快了,技术周期也很快,一不小心5G就来了,4G现在也才5、6年,基本上跟现在的智能手机是同周期了,那5G现在才开始,两三年之后肯定下面有一大堆很成熟的东西又要推出来,周期变得很快,因此要求每一个层次的效率提得很高,我们研发出来的东西,若不能产品化,就不能在短周期内大量地卖,所以这个时候好不容易研发的东西,周期一过其实没有用,不能把它变现。

 

 

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做?第一,我要不断地升级出新的东西来,然后我们给客户的东西因为产品化,所以可以高效地使用。大规模以后还可以降低成本,成本就不会这么高。第二,就是怎么令客户效率更高?需要我们跟客户之间更加高频的沟通,为客户提供更多的新知,我们要与客户一起,有共同的事业,有共同的目标。

4

前线与后线

 

 

公司通常是金字塔化的结构,其实我们公司过去也是这样,上面有董事长,有CEO,还有副总,现在我们的金字塔倒了,我们所有老总都要支持一线,提高效率,尖兵突进。

在过去一线代表着被压在最底下,有种在下面被压迫的感觉,现在他们觉得“之所以我能搞定这个项目是因为领导很给力,很支持我们”,感觉就不一样,所以我们希望今年减少管理人员,让系统来做,把更多管理人员支持到前线。

 

 

在今年差不多暑期的时候,我打算自掏腰包办一期领导力培训,给大家非常好的待遇,请来非常好的讲师,实战型地分享,给大家提供一点支持,给前线的战士们多做一点事。我计划今年多花三倍的精力支持业务部门,真正用大家可以感知的方法支持到一线工作。

5

风险与机会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在前面打仗,你都不知道后面掉了多少粮食,我参加上海大数据竞赛的时候,我看到说原来上海有的区自来水的管道中间有滴漏,因为不能智能地发现滴漏,所以水的损耗是25%,在输送的过程中间有25%的水流到其他地方去了。当然做得最好的区只损耗了5.7%,但也是很惊人的,像纽约这样的城市损耗只有2%多,如果把管道智能化管理起来,可以减少非常多的损耗。

某种意义上这就类似于风险,这个地方的钱,流失了是经济损失,回来了就是净利润。因为你们都是打仗的士兵,从来不弯腰捡穗,所以我们由专业的团队来做这样的风险管理,这样我们整体的价值水平就提高了。其实有很多管理和经营上的风险可以用智能化的系统来避免,比如在系统里面报帐的时候,它也不认识我是我们家的董事长,报不了就是报不了,在机器面前,人人平等。

6

生态化与核心化

 

 

我们现在做的有一些工作虽然没有什么效益,但是会给我们积下缘分,有了人情,今后我们可以把这个事情来当做推杆,整合外面的一些合作。其实这是在营造一个大生态,我们在一个生态中间做事情的时候,资源才会比较丰富。

像我们要做预算绩效评估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政务化的工作,而且特别有争议,不可以给谁多给谁少,这些特别矛盾尖锐的东西要借助于专家评估的方法来解决,所以我们做的预算绩效评估由三个模块组成,第一个模块是运评,里面专家资源的整合特别重要,而且可以在线应用,专家是不需要到现场的,分分钟很方便。

 

 

再比如,一个公共政策如果你不能证明它有实效,就没有完全闭环。什么叫“全预算绩效管理”,所谓“全”就是有闭环,闭环就是只有进入圈内,我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的专家资源或客户资源才会相对比较丰裕。

7

舒适与挑战

 

 

我们有两种人,一种人喜欢挑战,还有一种人喜欢舒适。

为什么第一点叫“认知的挑战”?比如我们说数据智能是什么?具备认知、挑战能力的人没看内容看一眼就大概知道了,因为他们具备猜测和想象的能力。

我们大部分人不是,我们大部分人是舒适性的,为什么很多人说“一个东西我们要试了才行,谁知道这个东西真还是假,谁用过?”这个就是第二点“适应的挑战”。

 

 

还有一点是“创造的挑战”,我们从布置一个产品到做出这个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做的是一个创造,产品出来以后你会觉得有成就感跟舒适感,而且你发现其实这也不是很难,你下回再弄第二个产品的时候就觉得这也没有什么,这就是创造的挑战。

所以对于我们在座的各位来说,我们有时候提出一些要求给大家,其实我们是站在这个角度释放问题,我们也非常理解你的情形,但是我们相信你接受了这个挑战,你会找到新的舒适,然后你在适应了挑战以后,能找到新适应的舒适,你有了新创造,然后你有了新创造的舒适。

8

热爱的意志与格式的年资

 

 

随着时间过去,不知不觉我又创业26年了,事实上来说我已经很老了,老到一个什么程度?轻易可能不容易改变。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去改变呢?因为有热爱的意志。

第一个是“热爱新知”,我们对新东西有本能的兴趣,我们能够凝聚在一起,当然是热爱新知喜欢新知,而且我们觉得我们跟未来有更强的联系,而不至于说我甘心就老了。

第二个是“热爱焦点”,其实我自己在过去这两年做创业的时候跟很多创业项目讲,“你搞得太多了,一定要减减减,减到只有一个”,但是说实话我们零点减到真的只有一个业务部门的话恐怕也不行,因为我们是开医院的,只有一个门诊科,就变得有问题,所以我们现在减不了。

但是我们要求一个行业至少做出一个产品来,这就叫做焦点,因为有了焦点,才有信仰的核心,才有一个凝聚我们精神的核心,有了焦点才有穿透力,有穿透力才能得到非同寻常的成就感。

 

 

第三个“热爱反省”,我这个人有时候说话会很伤人,我是好心,今天早上看报告,其实昨天晚上就看到了,然后昨天晚上想我不能发表看法,如果发表的话肯定会把同事得罪了。我今天早上发表意见的时候,其实已经调整了很多次,运了很多次气,我不知道后来他的感受如何,但是我还是说了,话说得还是不够好,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硬要说的话,那就是“意见很有建设性,方向很清楚了,我也理解你的意思,心是好的,态度也不错”。因为有一些话说到最后就变得生气了,如果他想“有什么了不起?最多我不干了”,这就麻烦了。

所以我从热爱反省这一件事情来说,我觉得我自己受益于反省,因为我们今天跟更多的有性格,表达了性格,而且有性格还跟我们一起工作的青年才俊们在一起,和干大事的人在一起。你既期待他们能干,又期待他们是青年才俊,然后你说话的时候却暴露了你真实的心态,对不对呢?

我们很多团队里面的年轻人干起事情来,就特别希望有人把他当回事,有成就的时候多给他一点感觉,奖金少一点没有关系多发点红包。他真的很需要这样的东西,他要有可感知的温度,所以我自己有的时候还是不太行,因为我们粗糙惯了,但是你不能自己粗糙惯了就成为你粗糙的理由,所以我觉得要热爱反省。

 

 

还有要“热爱韧性”,韧性就是脸皮要厚,被客户揉了几回,最后不揉你你都觉得不习惯。最近我们有一个同事说“袁总最近都不批评我,是不是对我关注有下降?”这就是韧性培养出来了。

我们今天讲创新,一个创新的东西怎么把它落地成规模?有需要韧性的人,有的人整天老喜欢要标新立异,但是如果不能落地,不能成为规模,那创新有什么意义?因为我们是一个公司,我们还是要讲结果。

很多时候,我们要大家一起干活,每个人的个性不一样怎么样让大家一起干?就是要受人家一点气。虽然你是一个主管,但是你受的气比主管的对象还要多,这是韧性。

最后我把“热爱系统”放在中间,我觉得系统是一个好东西,但是有的时候老是换来换去。为什么我把它放在中间,因为我对系统是用得最不好的,我自己说我今年我一定要认真地成为系统的使用者,而且我要在系统上跟大家互动,这样很多事情追踪的时候不用问一堆人,@一堆人,那不又变成金字塔了吗?

我希望我们到了5G时代,我们有更多的事情可以程式化,很多管理的事情让系统来做,这样我们就解放了很大一部分人力和我们的心思、精力,来真正地给我们一线的同事们做更多的事情,和大家在一起做更多的创造。

 

 

 

最后,我要说一句广告语:“数据智能之上,所有选择,必有光芒。”

 

 

 

零点有数上海年会合影

我们今天有了更好的管理机会,能够把经验提升为更好的管理方法。我们有了更多办大事的同事们,我们有了更多的青年才俊,我们也要培育出更多的青年才俊。

这样我们的光芒就会掩饰不住,对我们的客户,对我们的同行,对我们的人才来说,我们要把革命意识和掩饰不住的革命光芒相结合,打造零点的品牌效应。

 

 

零点有数广州年会合影

我们要在这个数据智能随之应用的时代,成为在数据智能开发领域徐徐发光的一颗星球。

在座各位都是我们这个星系中间非常棒的星星,有的时候远看没有多么大,近看都是办大事的人。

 

 

零点有数北京年会合影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