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关税时代,抓住新生机打造全智能化供应链!

发布时间 :2018年11月09日 阅读 :

本文整理自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博士在“智药强国”医药智能制造峰会上《基于全智能化供应链的新经济形态》的主题演讲

 

 

问大家一个问题,东西变得更便宜,算不算是一件好事情?

上海迎来中国进口博览会,不管我们想不想变成这样,很多东西都将变得更便宜。进口博览会和今天的主题有很大关系,它意味着一个符号性时刻的到来:中国将会对于全球范围内的产品敞开更大的门,关税将会降得更低。

中美贸易战不管打成什么样,有一点是必然的,那就是欧洲、日本等等经济体都不会再把中国当作发展中国家来对待。以前中国通过WTO体系享受的“进口高关税”的好日子将永远地结束,超低关税的时代将会到来。

而超低关税所影响的不仅仅是一般性消费品,很多专业领域的产品会承受更大的压力。中国以前很多产品,其中也包括很多药品,是以便宜的价格为优势来与进口产品相竞争的。那么现在进口产品的关税和价格一旦降低,很多问题立马就会上来:我们的产品本来不一定更好,现在又没比进口产品更便宜,那它们凭什么才能再卖得出去?

那么根本问题在哪?因为我们的整个供应链是相对落后的!我们现在面对的智能化,包括医药生产领域的智能化和医疗领域智能化,全都有着供应链能力不够和效率不高的问题。所以我们面对的最紧急的问题,是供应链的革新。

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和20年的互联网时代,得到发展最多的是靠前端的产业链,我们在一般性技术、普通的消费品和服务上是有很大进步和突破的,中国在很多品类上,尤其是中低端技术品类上,都是全球第一的供应商。但我们真正的问题是,前台化产品的核心技术,比如芯片、发动机等等,那不是我们自己生产的。

这说明我们作为一个前台商、集成商和最终供应者的角色上所展现的能力是很强大的,而我们在核心部件供应角色上的技术和能力是比较薄弱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现在的投资界,也正在由2C投资的黄金时代转向2B投资的黄金时代。

 

 

1. 医药医疗行业的供应链模块化、细分化发展是总趋势

如果说到医药企业、医疗单位的供应链,那要先从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历史来看。

现代服务业的发展路径之一,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到很细很细,把一个行为点拉长成为一个行为线和多个行为模块,细得超乎过去的想象。这就是现代服务业的一大特点和趋势。所以今天很多的创业者,单做那条线里其中一个点的生意,就能做成做大,这也是很多细分行业的产生逻辑。

以前很多人都觉得建个实验室就是做一个项目,建起来就完成了。但是今天要建设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从建设到使用到维护的过程,都会变得非常细分和具体。

我们可以把智能化医疗医药行业也进行模块化和细分化思考,比如把建设运营实验室发展成一个较大的行业,而实验室将来又分成传统的行业和新型智能化的实验室行业,在智能化行业中又有专做易耗品供应的,进而还有专做服务和专做交易平台的行业等等,这是发展的第一步。

在行业精度细分发展之后,行业又会被集成成为新型的现代服务业。所以现代服务业有两个形态,一个是做精度细分的,一个是能整合精度细分行业成为服务业的。我们过去所想的都是做成精度的产品,然后整合成为一个终端的产品,那是传统的产品思路。

2.低效和浪费,是医药医疗供应链面临的一大障碍

现在我们知道,当整个市场走向服务化的时候,我们之前认为的那些产品其实都会变成服务流的附属物。若没有先进高效的服务业,产品会是巨大的黑洞,包括科研也会是巨大的黑洞,动不动就几十亿、几百亿的投入,由于低效的管理,各种消耗都不知不觉地在飞速进行。

然而,人们总会认为科技的黑洞是善良、道德的黑洞,因此总是被原谅。中国现在很多的实验室实际上是非良性发展的,因为实验室里面没有几个人是纯粹以做实验为目标的,长期呆在实验室里连找对象都难,甚至容易变成抑郁症患者。

中国是全世界拥有实验室最多的国家,却也是实验室文化最薄弱的国家。我们建的很多实验室,甚至是国家级、省级的实验室,可能都是利用不足的。高级的设备引进来之后,能力使用率只有15%,还有80%多都虚空在那里没有得到有效利用。相对而言,一些小的民营公司却只能自建低水平的实验室,它们没有机会使用高级的实验室。

我们现在面临这样一个状况,一方面哪个领域都喊着要把巨额的投资好好利用起来。另一方面,当站在这些领域内部来看的时候,就可以发现其中虚置荒废了很多的资源。

所以今天我们在讲智能化的时候,如果不能用智能和精确的方式来利用这些资源的话,投出去再多的钱也只是造成更多的浪费。我之前有一个设想,就是实验室变成可共享的,其他人很容易了解并上手使用,甚至感觉比自己的实验室还要好用,那会是多美妙的情景。

3.标准化是医疗医药供应链智能化的重要方向

我们今天讲的智能制造,比如机器人生产这个领域,其实有分两个大类,一个大类就是标准化的自动化生产,像汽车、家电等领域在这方面是比较典型的。而中国很多行业,尤其是中药生产行业,是非标准化行业。

非标行业需要什么?需要能够架构出适合自己的智能化生产制造系统,它是需要灵活且强大的构造能力。如果仅仅用做机器人公司的思维来进行医药的制造,实际上达不到灵活控制生产的逻辑和流程设计,也很难控制好其中的问题点。

而中国也有个很好的市场特点,那就是中国国家够大、市场够大,且各种生产行业够多够丰富。任何一个领域在开始的时候它都是非标领域,但是因为这个领域中的企业总量较多,经过探索后很容易可以变成标准化领域。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我们也是需要进行此类探索的。

再来看医院层面,坦率的说,现在医院已经能够把服务者和消费者进行更加智能地匹配,但其实今天因为医生和护士奇货可居,尤其是优秀的更加稀缺,他们自己是不会想着优化自己的服务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把他所谓的诊断经验、诊断行为进行优化,进而进行智能化、数字化,才是我们最需要努力的方向。

比如现在警察分析案情的过程都被数字化之后,先整合出所有警察分析案子的路数和数据,新案子一旦进来,就可以机器化地分析这个案子最可能的情形是什么。一样的道理,我们应该思考如何实现终端患者和医生的关联,而且把他们过去真正有的数据、经验、行为模式进行机器化,它所能带来的不仅是效率和准确率的提升,更能让全国的医疗资源分配更加公平。

 

 

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想象一个矩阵,它的横坐标是各个行业,它的纵坐标是行业的各个细分模块,即不同的流。

我们今天看到行业里面已经有很多专业成就了,但人们仍在这个领域继续探索,还有什么东西最可能被成功探索出来?那便是行业中的特色和已达到基本水平的模块,形成交叉和整合,就可以构建成新的流程,这些新流程里有一部分本就是业内的,有一部分是把业外的经验借鉴运用的。

我认识的医药领域中做智能化事业的企业家,告诉我这个领域的智能化水平其实是相对较低的,这就意味着在这个领域在发展的时候,不能完全来自于自身实践,也需要借鉴其他领域的优秀实践。

我在1992年创业的时候,第一个客户是王石的万科。万科有一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王石告诉我说全球范围内的房地产领域中,没有一个公司是值得学习的。万科的标杆是丰田汽车,万科在研究每一个户型的时候都会按照丰田汽车的研发模式和标准化模式去思考。

同样的原理,今天我们要提升医药的智能化平,会有很多可以借鉴外界的机会和可能性,这也能够缩短我们在这个矩阵中间探索的过程。

 

 

最后,在这些模块里,需要的不仅是精度细分,还需要融入生态。就算谁能把一个环节做得非常精致,但却不在生态之内,那么他很难找到下一单的生意和市场。因为一个事业是生态中的多个公司共同完成的,所以生态也会促成良性竞争。

我们正走向现代的、精细化的新兴服务业探索中,很需要形成生态,需要整合。若不能以生态化的方式存在,精致的服务就会崩溃,就会让位于粗糙的服务,这种退步就会继而形成恶性的循环。我想这也是全球科技服务业联盟在组建和推动成员发展时,非常需要注意的。

所以,我认为这是大家共同探索的过程。在这个领域中,我们可以作为支持者,比如资本方、院士学者、产业资源协调方等等,共同地帮助医疗医药供应链进行能力塑造、演化、整合与能力应用,使得这个领域成长得更好。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