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信赖与看着舒服,中国人与日本人做得到么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23日 阅读 :

日本前驻华大使宫本雄二认为,民众之间的交流与互相信赖才可能构筑持久的两国友好关系。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中日两国的民众之间的相互印象与认可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中国人与日本人之间互相不喜欢这不是一个秘密,关键在于为何和是否有可能化解。

 

 

宫本雄二大使

中国外文局与日本言论NPO最新民调显示,中日两国国民对于两国彼此的好感度都有上升,但是中国民众上升得比较显著,而且对于两国关系当下的评价、未来两国关系发展的乐观度也都是中国人高于日本人。

附图:2005~2018年中日两国民众对彼此印象的变化情况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从技术的层面来看,中国人对于日本的积极认识的来源与日本人形成了挺大的反差:

中国媒体对于民众对日好感的积极贡献大于日本——更多中国公众从媒体上得到了有益与正面的日本信息;

附图:中日媒体对增进双方民众相互了解起到的作用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中国民众赴日旅游经验带来的正面效应大于日本——中国公众去对方国家的访问者大约是对方来客的30倍;

附图:中日两国民众赴对方国家旅游人数存在赤字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中国人对于中日经济合作价值的认可度也高于日本人——更加明确的可获得性预期。

国人还是看到了日本更多的可取点,而从日本的角度来说,真实来中国旅游、留学、经济合作者与接触更多中国信息者的感受也比较正面。但是这样的接触相对不足,获得正面感受的动力源弱于中国,目前也相对单一地期待政治领导人创造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新诱因。这成为了一个问题,我们需要向日本人推销中国么,需要积极地向日本展现一个进步与积极的新的中国社会么?

在前不久结束的北京-东京论坛上,与会的中日嘉宾对媒体是否应该积极地发挥为公众提供更多正面与有益的推动两国公众交流动力的信息形成争论。

 

 

袁岳博士与白岩松在北京-东京论坛现场

事实上,对于日本民众与精英的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对于中国保留的正面印象在于作为一个国家的经济崛起能力,文化的接近性与直接体验中国社会带来的好感。

而中国民众与精英对于日本的正面认识包括,日本作为经济与科技大国的持续发展能力,日本人民敬业、专业与礼貌的姿态,日本产品的精良品质与日本服务给大家留下的深刻印象。

附图:中日两国民众对彼此好感的主要来源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如果我们梳理一下日本民众与中国民众能有一致与接近认识的事物有哪些,也许对于我们认识两国民众接近的可能性有帮助:

共享讲究平和协同的东亚价值观,在包括民主、平等、自由、法制价值观上也没有歧义;

感受两国的文化接近性与经济合作价值,认可两国关系对于彼此都非常重要;

认同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理念,支持多边主义原则;

支持东北亚地区发展中日能够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的区域协作组织。

 

 

即使有这些正面的感受基础,但是相比较来说另外一些元素则更能制约彼此民众的正面互动:

中日两国民众都感觉对方的军力发展带来的安全威胁感;

附图:分别认为中日存在对本国构成军事威胁的国家的受访者比例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两国民众都认为彼此在日本侵略中国这个历史问题上的做法缺乏善意;

两国民众均认定对方国家在领土争端上侵犯本国主权;

两国部分民众也认为彼此的经济发展构成了较强的竞争性。

附图:中日民众对两国经济关系的认知情况

中国

 

 

日本

 

 

图表与数据来源:零点有数

这种认识的确非常容易造就民众情感与认识中的对峙感,而如果这种对峙感在政治家的行为与表述中处理失当,在媒体的烘托中添油加醋,那么要形成交往有限的茫茫人群的正面认识与良性形象,如果不说是不可能的,至少是非常缓慢的。

中日两国间,不缺少争执的题材,但是缺少对于已经形成的问题的持久、充分、厚实的信息提供与解释服务,似乎两国与两国人民之间的冲突是再正常不过的,而感人的、能够激发民众正面情感的故事很少。

我所在的零点有数曾在日本出版《日子里的中国——普通中国民众视野中的20年生活变化》一书时发现,如果不是厌华嫌中类别的书,正面或者中立地介绍中国的书籍在日本出版的可能性很小,而相对而论中国新出版的日本相关书籍集中在漫画、旅游方面,中国网络则更为日本新流行人物与二次元事物提供了积极的魅力传播。

因此在东京论坛上有必要重提两国精英视野中对于两国民众的交往模式的优化之道——如果把政治体制、安全保障能力与意识形态为核心的国家称为大中国、大日本,把生活方式、大众趣味、可体验的人文与自然环境称为小中国、小日本,今天中日两国媒体、社会精英努力要为公众创造的就是对于大中国、大日本共存的尊重,与对于小中国、小日本内涵的交流体验的进一步激发。

 

 

中日两国领导人需要展现政治智慧推进更大空间的创造性合作,而中日产业界也需要在面对新技术革命、新世代消费、新资本融通上进行更为开创性的合作。

在某种程度来说,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在内的东北亚区域的年轻人一代在受教育程度、互联网化水平、虚拟文化共识、创意与技术创新导向、跨界与跨文化合作方面有更多的共同性与契合性。

事实上在以智能手机为载体的社会流行文化与信息技术平台上,动漫、漫画、游戏与声优服务,以及COSPLAY文化为两国青年文化内容与新时尚提供了更多具有共通性的兴趣,彼此的信赖度与适应性的建设应当以年轻一代为重点,而前辈的政治家、教育家、企业家与投资家们应当提供更多的机遇与支持。

 

 

因此我在北京-东京论坛媒体分论坛上建议,“媒体当然可以以自己有兴趣的,对于新闻事实的报道为核心,但是以我在《头脑风暴》节目的主持经验,媒体不仅仅要有对于自己掌握的所谓事实的自信,难道不应该尽量展现更多角度的对于事实的观察与判断角度么?

 

 

对于某些事物,比如雾霾,我们既有报道的自由,但是是不是也有跟进报道后续情况的责任?今天日本民众对从中国自媒体获得的严重雾霾形象基本不变,不就是因为日本媒体有的时候的报道反而减轻了没有报道的选择模式的结果么,这样的结果甚至直接影响了日本民众前往中国访问的积极性。

当然就中国而论,同样一个事情,组织与提供积极的信息源、故事源与传播动员设计,也同样很有必要。一个巴掌拍不响!”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