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科创板的健康传播新生态

发布时间 :2019年05月01日 阅读 :

2019年4月25日下午,由上海市公共关系协会联合博涵财经共同主办的“金融创新,智变未来——注册制试点下财经传播的机遇和挑战”高端沙龙在上海隆重举行,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博士就“科创板的内在逻辑与外在资源”主题做了分享。

 

 

以下内容根据袁岳博士发言录音整理。

硬科技和强支付力是核心属性

在讨论科创板这个问题的时候,基准是跟美国纳斯达克来对比,可以认知一些各自的特点和异同之处,以及它给我们在传播和公关中间带来的机会与挑战。

对于整个科创板,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点:

特点一:以10亿市值门槛为核心。盈利处在要求基本线上和部分估值超过10亿比较挣钱的两种公司,都以估值10亿作为保守标准。

特点二:硬科技。除了生物医药产业的高科技属性,以半导体、集成电路为核心的软硬件产业制造链体现为科创板的主要属性。

从规模角度来说,属于小型科创型企业和硬科技企业最为突出。反观纳斯达克,中概股总量比重排在第三位,而我们不熟知的以色列股占据了第二位,并以科创类企业作为主要特点,因此,科创板对标的应该是纳斯达克以色列板块。

目前纳斯达克中概股92%是服务类公司,多为技术应用层面,模式创新较多,能形成覆盖广、发展快的市场盘,而以色列公司大部分有以下三个特点:

1、某一个精度垂直领域中间,往往有一个,或者有一群独到的技术。

2、市值水平通常在3000万~3亿美元之间,比我们的市值水平低,但技术含量较高。

3、大量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上市公司整个可以卖给其他人。

可见,二者上市公司的目的和逻辑大不一样。他们的思路是通过上市以后,人们对公司及其技术了解更深,能够有一个更好、更有影响力的方式,将技术、产品在市场上价值化,而在此之前公司可能是亏损并可能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但技术水平高,不过因为技术的超前性,价值还没有被充分发现,没有融入现有价值链。

而中国股通常是不管技术水平如何,营收一定很高,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持续能力,净利润最好达到几乎不需要融资的标准,上市是更多为了增加公司品牌知名度从而对接更多资源。

这就带来非常大的局限,当公司需要大量研发投入保证技术先进性,或者需要市场的卡位保持影响力的投入造成报表上的亏损时,按照A股标准不能上市,所以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些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类企业只能跑到国外上市。

 

 

我们再来看科创类企业最大的问题是啥?是一波技术宅在创业,在技术领域中间有一定的可圈可点之处。但正因为是技术宅,他们有两个突出的不足:

不足一:对卖东西不算很突出。

不足二:他们对技术以外的人才,如果我是一个搞技术出身的人,对非技术的人才本质上有一点看不上,觉得他不太懂行。

而一个公司不能只靠技术这一个维度,一个功能齐备的团队、足够的市场空间以及实现较好的市场战略,都是一个具有强有力成长性的企业必须具有的要素,只靠技术这一维度在过去的体制是很难被孵化成功的,而目前的科创板对比前面提到的纳斯达克逻辑,则为这一类企业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事实上,我们今天看现有申报的公司,某种程度来说,还是具有一些以往说的公司特点。尽管科创板允许不挣钱(亏钱)的公司,从目前申报的绝大部分公司角度来看,高成长、高利润和一定的支付力还是特点。

企业类型决定了公关需求强弱

目前申报的科创板企业的研发投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投入比重达到了12.64%,这在过去的公司中是不常见的。

过去像医药生物类本来应该高研发投入的行业,平均研发投入很少有超过10%的,而市场推广费、公关投入则超过了20%,比如长生生物公关市场投入超过了50%,这不是一个研发类公司了,而是一个公关公司。而纳斯达克像医药类公司的研发投入是通常较高的,科创板受理的医药企业也有类似情况。

 

 

如果将过去国内公司分为偏硬、偏软两种类型,总体来说偏硬的公司,融资额会偏低。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不同类型的公司发展的不同特点。偏硬的公司往往所做的投入和产出能力的延续周期相对长一些,而互联网类的公司,特点是市场应用范围较大,所以需要不断通过烧钱来扩大流量,再通过较大的流量来实现市场面的覆盖,最后再去寻求流量变现。

因此站在公关和传播公司的角度来说,研究各企业的类型以及各指标的内在逻辑,根据企业特点以及数据来选择服务模式,会有较大的服务机会。

需要注意的危机公关类型

纳斯达克的中概股每年有超过50起左右重要的危机公关,有的年份甚至会更高。这些危机公关类型,我们科创板上的公司将来会不会遇到呢?

 

 

中概股虽然不是科创属性,但是也有一定借鉴意义。相比之下,以色列股总量大于中概股,但是碰到的危机总量,大概只有我们1/10甚至更少。所以,服务类公司、技术含量低的公司,很多时候要炒概念,而技术公司干这些会比较少。如果站在从传播需要和公关需要的角度来说,服务型公司则有更多需求。

比如说像新东方、携程,或者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在前年被举报出两个大的问题,第一个涉及到市场上的假货,知识产权问题,第二个涉及到业绩虚假问题,这两个是很重要的指控,意味着在股市造假,并直接涉及到股价的变动,而且它本身涉及到违规的问题,也涉及到在后续发生的一系列跟进的公关传播的问题。

一旦发生了危机以后,针对危机性质不同,涉及到的专业服务机构是不一样的,就是说哪些机构专门处理哪类问题,都有其在行的方法和逻辑,公关和传播,并不是简单做一篇文章的概念,而是跟法律、财务、评估审计等很多相关的中介服务构成很强的关联。

比如说像对付浑水狙击,就是有这样的专门机构,帮助企业构建完善的财务报告体系,指导企业面对质疑回应的方法,以及面对指控设立专业调查来澄清等。

再如涉及到企业社会责任,如果企业在参与制定标准时不审慎或者进入国际市场未按照当地标准、法规进行约束,就会导致巨大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会面临各方舆论的声讨。像以色列,一个希伯来大学学者的科技成果通常需要通过科技成果、课题成果、市场验证、市场深化、产业测试、产业成果六个步骤的检验,每个步骤都有专业投资机构参与,这样的严谨和标准让他们的产品和规则适应于全球的检验。

 

 

我们今天的科创板,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一个在科技创新领域提供改变中国目前市场机制和转化能力的一个触发试点,也正是因为这样,可能我们将来在财经界、财经公关界也需要形成一个跟它所匹配的,新型的更加专业化的财经服务机制。

所以一方面我说是一个挑战,但是另外一方面,它的确可能也是一个机会,再有几年科创板逐步走向更加的成熟,我们也期待会有一批在我们财经公关界的专业人士和机构跟科创板一起成长起来,成为构建科创生态的一部分,我们共同期待,共同努力。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