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刊载袁岳博士“中美贸易争端的六大关键攻防点”

发布时间 :2018年05月22日 阅读 :

 

本文是来自【环球网】的报道原文:

《兵临城下:中美贸易争端的六个可能攻防点》

作者:零点有数董事长袁岳

中美贸易争端的500亿美元回合与1000亿美元回合已经出台,是否走向正式的贸易战,中美双方正处在谈判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代表与强硬路线代表者强调,美国不怕来自中国的市场竞争,也不担心中国的经济崛起,但是强烈不满中国在中美贸易中的不公平做法。美国政府相关主管部门负责人组成的美国政府代表团即将来华磋商,因此根据我参与美商会中美贸易关系研讨与在华府与部分美国政府与智库人士的沟通讨论,提下对于中美可能的贸易争端的关键攻防点。

1、关于强制技术转让与知识产权保护:

攻——美方会指控中国政府利用行政规则与市场准入规则,强制要求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投资者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提供相应的技术注入与提升科技研发的含量,涉嫌以市场强制交换技术,其价值规模相当客观,美国贸易代表赖泽希特甚至强调美方提出的第一轮500亿美元的计算依据正来自这里。

反攻——在强制技术转让与艰苦的技术转让贸易之间本来就很难划出明确的界线,同时也要看谁是划界的人,在全球技术转移中,中德的技术转让贸易规模最为突出,而中美之间本来就相对较小,因为美国一向严控高新技术向中国的出口,在对等原则下既有美国以行政控制技术转让在前,中国给予技术转让条件更有利的合作伙伴以更好的合作机会也无可厚非。

2、关于国家资本:

攻——美方会指控中国以政府控制的国有企业、国有投资平台、国有政策银行资本与直接的政府补贴,投资美国的高技术企业,从而加强了对于美国战略产业资源与科技资源的控制。

反攻——中国在美科技直接投资的超过80%是由民间资本实施的,与国有资本无关,是属于单纯的市场行为;即使国有资本对于美国科技企业的投资,也同样按照市场规则进行的合规谈判;如果美方认定相关投资有违法违规之处,应该依法提请相关司法机构裁处,既不必要一概而论,也不应该以临时行政行为对待。

3、关于中国制造2025:

攻——美方认定中国以长期规划系统地提出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与技术领域的前进目标,是要保障中国获得对于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全球竞争的优势,也为中国在广泛的领域的投资、合作、整合、知识产权攫取与资源搜猎提供了明确指针。

反攻——系统的长期规划,是中国也是某些其他国家有的国家战略管理模式,美国拥有比中国更为健全的系统资源与科技优势,在很多领域有明确的先发优势,完全可以形成自己的长期发展战略与系统规划,与中国展开开放的竞争与合作,在包括航天、类脑工程、疾病攻克与环境保护领域,我们需要更多的全球协同,中国不能左右美国的国家战略制定与管理模式,美国不应该也不能左右中国的。

4、关于中国人才与华人人才:

攻——大量拥有中国国籍的留学生与学成以后的人才留美服务,他们具有现实与潜在的可能返回中国服务,或者虽然在美国服务但是却服务于中国的战略需要与技术发展需要。

反攻——无论学习与工作,人才的自由选择是全世界的通行规则,中国籍人才与华裔人才在学习工作的同时,为美国的科技发展与产业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如果不是贡献更多那么至少与印度人才、德国人才、以色列人才贡献一样多,即使贡献的方面也许不一样。他们也同样有权利选择归国服务或者参与正当的中美交流。如涉违法违规情形,无论在华在美,都需要依法处理,不应为整个中国留学生与华裔群体贴标签,否则就与美国一向倡导的族群平等理念形成冲突。

5、关于中美产品市场表现:

攻——因为中国政府的不公平补贴与资源获得模式、市场准入管制、国有企业与国际企业的不平等竞争地位,影响了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机会,也不公平地影响了美国企业在中国的贸易发展机会,这是贸易逆差的来源之一。

反攻——美资企业在华生产与利用中国更优的制造资源所生产的产品回销美国市场是中美贸易中名义上的中国顺差的核心部分,这恰恰说明无论所谓顺差逆差,实际上美国资本里外都赚了,这是由美国资本的全球选择能力与获利能力导致的,这是美国企业的强势能力,中方没有觉得这是可责备的,但是是可学习的,但是其实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如果说呈现某些弱势的话,看看现在中国90后和00后选择的品牌有多少美国品牌就知道,某种程度而论美国企业惯有的市场前沿优势在新世代市场上有一定的衰退,这不是中国政府行政力左右的,这是市场力作用与消费者选择的结果,美国企业需要认真加油了。

6、关于中国需要遵守的贸易规则:

攻——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倡议表现了中国的全球企图,也体现了中国不遵守规则,攫取技术资源与倾销自己过剩产能的行为是全球性的,全球经济体应该协同对付中国的这种经济侵占与倾销行为,否则就会变成某些带头挑战者受损而替代者获得但中国行为模式不会调整的结果。

反攻——我们讨论规则,是怎么样的规则?WTO规则,双边贸易规则,一国的国内法,还是一国行政领导人的行政命令?正如包括德国日本等国代表提出的那样,国际规则是共守的,WTO框架是需要尊重,而不应该是美国单边觉得应该怎么样;我们要说的事情需要参照共同的规则框架,如果需要补充与细化某些模糊问题,那么可以进行更细的规则制定,正如中国特别强调的应积极推动的中美双边贸易投资协定;至于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一个倡议,它的核心恰恰在于中国没有也做不到强制其他国家做什么,而是参与者共商共建,迄今为止的大部分合作协定与项目都是磋商谈判的结果,这最好地说明了国际合作规则最合适的形成与遵守方式。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