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想起节奏和风格,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说政务新媒体

发布时间 :2019年06月05日 阅读 :

 

一个美国的脱口秀节目里,一位北美逗哥说起中国武汉造抗疫医院只用十天的时候,美国老太太家里装一个有线电视要花的时间长到匪夷所思,当然他也顺便说到在中国病毒的传播也要比世界其他地方快得多。是的,中国人习惯了快,也把快当成了高效,年轻一代的游戏手速就很快,喜欢和不喜欢一样东西的节奏也很快。创造一样东西的周期很短,接受新事物的兴趣更高。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变化缓慢、老套刻板、反应迟缓就注定了很难被这个时代的人们接受,因此当大家看到新闻发布会里面的领导读稿念稿,答非所问的时候,人们就很难表示好感。

其实年轻人手速快一点,资深的人慢一点,也不是问题。我还记得我上大学时候的王超教授,说话期期艾艾,慢条斯理,有的时候等的真着急,但是大家还是很喜欢他的课,因为他讲的东西必是他研究最有心得的东西,还是他特别愿意和大家分享的东西,说出来自然能感到那种知识和洞察的分量。所以就算领导念稿子也可以念的抑扬顿挫、快慢有致。记得主持欧亚市长论坛的时候,我们一群陕西的市长上台,我要求他们能不能不念稿子,他们说不行,那我要求他们念稿子的时候要尽量多抬头看观众,看的次数我现场计数,那次市长们多抬头得到了观众热烈掌声,市长们自己也很有感触。

疫情发生前去南京的江北新区参加政务新媒体研讨会,江北新区在很多方面探索风气之先,当天现场表彰的很多获奖案例和人物就是最好的说明,在江北新区对政务新媒体做研讨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说到政务,我们往往考虑出声但别出事;而说到新媒体,不出事尤其是独特的事怎么能出声。现在我们要把这两者揉在一起揉好,要处理的关系就会复杂一些。

政务新媒体建设不只是建了一些账户和平台,做壳和做框架这个是我们不少地方的强项,就跟搞产业就划地建房子一样,而关键是内容建设。所以我现场就提政务新媒体内容建设中的八大关系的处理:

一是生动多维还是刻板单一的问题,这就跟我们很多领导发言每次念差不多的稿子,还是能从不同角度用不同的说法去表达和激发受众的兴趣;

二是讲道理还是讲故事,故事就有5个W,有画面感和情节,道理就抽离这些,只有抽象的说法,一般受众不喜欢抽象;

三是官方还是草根,是要求草根符合官方的风格,还是官方像草民一样说事,人缘就很不同;

四是文字还是图形,人们现在表现出了对于视频、图形的热情,5G时代会给予更多的技术支持,甚至整个互联网都会3D化,我们的抖音、一条、混子曰的受欢迎内在地是因为图形新文化形态的崛起;

五是考试还是游戏,是有标准答案的套话式重复,还是有创新期待的升级,这决定了吸引力的巨大差异;

六是八股还是八卦,政务领导往往开头、要点、结尾都有不变的八股形态,但是受众喜欢的发挥、戏说和演绎就有一种独特的八卦特点,是坚持八股还是改造八卦就会走出不同的作品;

七是排位还是趣味,前者讲究严格的位次、庄严的权威、行礼如仪的仪式,后者讲究别致的美感、人物的魅力和场景的戏剧化反差;

八是主旋律还是标题党,讲究主旋律在政务界很容易理解,但是能够让人一眼就注意和关注也许更重要,否则就会出现大量报道所费不赀但不受人待见的尴尬景象。

现在我们倡导创新,但倡导者如果不创新,那么情况就尴尬;我们鼓励发挥群众的创造性,但是鼓励者与群众之间距离远了,那么情况也很尴尬。如果我们去了新媒体,但是还是捧着老的坛坛罐罐,那么结果可能难免有点尴尬的。

友情链接

010-53896000
010-53896000
关闭

请您填写报名与合作信息